传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目前新纵科做真正的精准医疗让大家用得起好的精

发布时间:2021-07-13 12:03:46 阅读: 来源:传感器厂家

新纵科:做真正的精准医疗,让大家用得起好的精密医疗仪器

新纵科:做真正的精准医疗,让大家用得起好的精密医疗仪器

15:38来源:裸泳//

原标题:新纵科:做真正的精准医疗,让大家用得起好的精密医疗仪器

『以前是好的设备用不起,以后我想让大家用得起,这是我的使命。好的东西中国一定要用起来。』

文/张浩

深度报道/共2458字/阅读6分钟

项目名称:湖北新纵科

预计到2020年主营业务:高通量同步荧光检测仪及配套试剂、高效组织细胞处理系统、智慧实验室系统、其他试剂及材料

融但诸如Geon BIO这样的改性材料却是他们的核心业务资情况:2018年8月获得中科院创投a轮投资

关键词:高通量分子诊断检测技术平台、精准医疗、精密仪器、流式细胞技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国家杰出青年、国家万人计划

受访人:新纵科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董事长王华林

一句话提炼:提供高通量精准分子检测诊断技术系统解决方案

成立于2010年11月的否则会破坏夹具;新纵科,已经迈入了第9个年头。而在8月份,才刚刚完成中科院创投的a轮投资。看上去,似乎有点慢。

慢的原因是因为,王华林想为国家做一点事,而非为了赚钱。

『十几年前我们就很清楚要做的事非常难,必须要有科研基础,否则走不下去。在科研上做出很好的成绩,做产业化才有底气。』

产业化这件事,王华林比其他人考虑的更严肃。

其实在精准医疗领域中,大多精密仪器全靠进口,价格高、售后差、一旦限制进口,企业面临停工。

『那为什么不去做它?』

咽不下这口气的王华林,想让从业者们用得起来。

『在科研上做出很好的成绩,做产业化才有底气』

王华林是典型的科技成果转化创业者。

2000年硕士毕业于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同年留所并在职攻读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博士研究生,2003年获博士学位。2000~2003年间获得荷兰nuffic和德国daad奖学金。

或许对很多科研工作者而言,将所学有所用,是不谋而合的志向。

对于王华林而言,这个契机并非迈入科研大门便开始,而是在2011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时才开始。

获得杰青后,王华林选取了国内较为稀缺的方向——分子诊断医疗器械领域。

由于应用领域广泛,分子诊断行业在全球得到了飞速发展。据相关数据,分子诊断市场规模从2010年16.5亿元增长至2014年45.9亿元,cagr达29.1%,占ivd市场的比例从2010年11%增长至2014年的15%,分子诊断市场增长率高于ivd整体增长率;假设分子诊断占比保持在15%不变,预计2019年分子诊断市场规模将达到108亿元,分子诊断致使避险资金涌入有色金属品种有望成为最有前景的体外诊断细分领域之一。

发展虽为旺盛,但产业链仍有缺失。

大体说来,分子诊断行业的上游有仪器设备和试剂两块;中游是应用型企业,应用企业直接从设备供应商或经销商购买设备;下游则是血液样本采集和检测。

分子诊断行业和所有高端制造行业类似,上游核心技术更多掌握在国外,国内企业则更多集中在试剂或下游应用层面。但没有核心技术无疑会受制于人,几乎和今年的芯片行业类似。

所以说王华林想为国家和行业做一些事,是有道理的。他心里有种使命感。

做真正的精准医疗

而使命感这种东西,往往有其原因。

其实在所有精密仪器行业,最核心的就是设备。很多人觉得,设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买就行了。但事实上包括王华林在内,大多从业者都有过『憋屈』的体验。

因为身处科研单位,常常要购置设备,王华林曾购置过某款精密设备,保修期一年,但刚好一年就坏了。于是找厂家来修,维修人员说:『上门一万,不保证修好』。

『我心想,上门1万不保证修好,这不是敲诈我吗?』

王华林后来到电脑城找了个小伙,没想到一会儿就修好了。『他说有个电阻非标了,买不到电子原件,我给你剪一截铜丝焊上去,然后就修好了。问他多少钱,他说50块,我直接给了他200块。这个事对我刺激很大,我当时琢磨这个事,不能一天到晚买进口设备。』

咽不下这口气的王华林,决心一定要自己做,想让从业者们用得起,也用得来。

但此时摆在他面前的3个难题是,一能不能做出来,二有没有完善的供应链做支持,三做出来的后续?

之所以有这三个问题,是因为在整个国内医疗器械行业,虽谈了很久的概念,但也并没有真正的精准医疗,其中有大量影响因素。

先说能否做出来,主要在高通量同步荧光检测仪这款设备上。

其投资人中科院创投皮振钧表示,『为什么说高通量分子检测那么重要?因为它能用在疾病检测上,并且功能丰富,在这个体系之内既可以检测核酸、又可以检测蛋白,到目前为止,还很少有机器能做到这一点。同时在理论上可支持,在一个样本中检测500个指标。』

其实在王华林决定做这件事之前,2008年左右他曾去做过调研,发现国内几乎没人能做出来。

难度可想而知,相应王华林也一做8年。而之所以投入长达8年这样看似不经济的行为来做科研,是因为在他看来,企业走的远不远,取决于这个。

第二供应链。

这8年间,王华林除了做研发外,第二件事,就是『摸准了』高端医疗器械的供应链。

常年从事相关领域投资的皮振钧说,『武汉项目的成功率为什么这么低?北上广深的成功率为什么这么高?是因为医疗器械在深圳、上海可以最短时间做好供应链,缩短研发时间,但在武汉,做不到这一点。』

因此新纵科目前的生产在上海,如何调光度、特殊技术等加工又放在了太仓。

第三后续。

采访过程中,王华林常谈到体系化。

因为一方面来说,医疗数据是海量数据,做海量数据的检测,必须要体系化设备做配套。其中特别是病毒性检测,不能接触,相应以物联形式,他们也做了智慧实验室系统。

另一方面则在于,医疗器械行业的固有问题。

皮振钧表示,『在这个行业,30亿营业额是个瓶颈,1个亿净利润是个天花板,上新产品也不会把利润率提高,反而会消耗利润率和公司精力。原因是没有体系化。』

这也就是为什么,除了高通量同步荧光检测仪外,新纵7、 使用时电源电压必须准确无误;科还做了高效组织细胞处理系统及大量配套试剂产品,以及智慧实验室等项目。

另一方面也是对应长期的科研,做业务的补充。『在投资者来之前,我们要自己有造血能力,自己要养活自己。』

『以前是好的设备用不起,以后我想让大家用起来』

之所以谈到造血能力,是因为新纵科也经历过九死一生。

王华林表示,若不是上一轮中钰资本的负责人懂这个,很可能新纵科走不到现在。

『我们公司发展至今,没有成立融资部门,这些事都是我自己去解决。这也就是为什么真正做技术的公司很难成功转化,因为你的人员储备只有技术。我属于讲故事特别差的人,因为我们是做科学的。一直说我们做体系化,投资者看不懂,他不会跟你讲体系化,因为这违背了投资的很多思路。但在我的理念,体系化是最有价值的。』

对于这几年来为数不多的融资,王华林也较感慨。

他端着速溶咖啡,在中科院武汉研究所不大的办公桌后说,『我们是赶上了一个比较好的时机,以前我对自己的年龄不太满意,从读书到现在一直踩着时代的末班车。这次,我终于踩到一个头班车。』

对于这位科研从业者而言,『使命』是说出频次最高的一个词。

『以前是好的设备用不起,以后我想让大家用得起,这是我的使命。好的东西中国一定要用起来。』

事实上分子诊断已是很大的市场,毋庸置疑。只是在中国的渗透还很低,只是我们离精准医疗的路还很远。

而新纵科更多想试样出炉至冲击时间不大于2秒把这条路铺得近一点。

- end -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裸泳已进驻今日头条、新浪、易、天天快报、搜狐、九派、大鱼号、雪球、财条、百家号等,敬请关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2014河北省中考时间:6月21日-22日
解读2014年河北省中考政策
家长课堂:中考家长影响孩子的15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