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回应对曹操墓真伪质疑称猜想不等于判断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48:03 阅读: 来源:传感器厂家

曹操墓在坊间炒得热热闹闹,但不能忘记的是,曹操墓的考古发掘工作从根本上是一个学术问题。那么,从考古学的学术规范上看,目前发现的曹操墓是否真的证据不足,网上的质疑真的站得住脚吗?

“仓库说明牌”很正常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李梅田认为,曹操墓发现遭遇这么多质疑,是因为考古是个特殊学科,有特殊的操作程序,而公众对此并不了解。比如谥号之疑,“谥号出现在曹操墓中是正常的,以前也有考古发掘发现墓志墓碑中出现谥号的情况。”李梅田说。

对一些学者质疑墓中石牌像“仓库说明牌”的说法,李梅田解释说,这种牌子并不罕见。中国古代墓葬中有随葬遣册、■方之风,在汉代尤为盛行,就是木、竹制成的随葬物品清单,上面书写着物品的名称及数量。如江苏汉墓出土的“尹湾汉简”上就有“刀二枚”、“笔二枚”、“管及衣各一”等字样。与这次发现的文字石牌唯一不同的是,它所用的材料是木块而不是石块。

这些石牌也是曹操墓薄葬的表现。只写器物的名字,不是真正埋藏实物。真正的薄葬是从曹操开始的。

李梅田还认为,提出墓中未发现墓志和印章的人,显然对汉魏考古不太了解。墓碑在汉代比较流行,到东汉以后逐渐消失了。曹魏以后的南北朝时期,消失的墓碑转到了地下,成为墓志。曹操正好处于墓碑向墓志的转换时代,墓碑已消失,墓志还没有出现。所以没有发现墓志很正常。

墓葬出土印章的本来不多,只有西汉的诸侯王墓葬中出土过一些。“但那些印章都是一些冥器,不是生前使用的。”李梅田说。

墓主身份确定没问题

鲁潜墓找不到了,那么它还能作为曹操墓的坐标吗?李梅田认为,鲁潜墓志记载的是与城市相对方位以及与河流的相对关系。邺城的城址今天是清楚的,再配合一些史料,曹操墓的大概位置是可知的。

“正是因为现在有一个与当时社会环境、曹操身份地位相适应的大墓已经发掘了,所以才拿鲁潜墓志作参考,如果没有发现这个大墓,是不可能拿鲁潜墓志作参考的。”

李梅田还表示,中国历史上的墓葬大部分都遭盗扰,发现墓志铭(或墓碑)的很少,但这并不表明考古界对墓主身份判定束手无策。正史所载的地望(地址)、与城市或其它墓葬的相对方位、墓葬的结构和随葬品的等级,以及墓葬中的其它文字材料,都是判断墓主身份的方法。“所以曹操墓出土的石牌等是很好的文字材料证据,比较可靠。”

从盗墓分子手中追回的文物能否作为考古证据呢?李梅田说,一部分出土文物是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的,追回的文物可以与出土文物比对,判定其属于哪个墓地。以往的考古发掘中这种情况很多。

对于公众关心的两具女子的骨骼,李梅田认为,究竟是不是妃子现在不好确定。“说是盗墓分子的遗骨,或者后人因为什么原因进入墓葬,都是可能的,因为这个墓多次被盗。”

链接

七十二疑冢只能作参考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博士生导师齐东方认为,虽然网友可以随便猜想推测,但一切判断要以发掘为依据。

对邯郸学者提出的曹操墓新说,齐东方认为,磁县墓冢群早些年已经发掘了一些,都是北朝墓地,有的已经出土了明确的墓志。“那里已经发掘的墓葬,没有一座能证明是曹操墓。”

安徽亳州“疑似”曹操墓也有同样的问题。“亳州的曹操家族墓上世纪70年代就做了考古工作,也没有发现曹操墓。所谓的疑似曹操墓没经过发掘,现在说什么都只是猜测。”对于高陵可能是疑冢的说法,齐东方表示,七十二疑冢是南宋以后才有的说法,而且是一种传说和野史。严谨的历史学家只把它作为参考。

“一定要把历史传说和研究区别开,把文学与历史区分开,否则只能像《聊斋志异》那样,都成了编故事了。”齐东方说。

格瓦斯价格

轻量化搅拌车图片

供应负离子粉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