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邻居之怨魂索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07:01 阅读: 来源:传感器厂家

我的家乡在西北。

前二十年,我生在这里,也长在这里。可是,二十年后,因为某些原因,我不得不远离了生我养我的地方。一个人,呆在南城,孤独的让人的心都在发凉。

好了,今天我又要实话实说,讲一个小时候邻居的故事……

我的家乡地处西北偏远的一个小镇 。镇子不算太大,从东走到西,由南转到北,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镇子四面全都被山包裹,想要出镇,必须要翻山越岭。我家落在镇子的东面,往东再走十多分钟,就可以上山。

小时候爱动,总是一个人偷偷摸到山上去玩。现在长大了,时间过去的久了,许多山的名字都忘记了,但是印象最深刻的记得一个山,叫砍头山,山头上建着一个不大的二郎庙。一次吃饭的时候我问爷爷,那座山为啥要叫那么奇怪的名字?爷爷眯着眼,好像回忆,老半天了叹口气,说,那座山原来是不叫砍头山的。解放那几年,闹饥荒,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伙土匪住进了山里。过了没多久,山里粮食吃完了,就下山把镇里的人全都绑到了山里,然后每家放回去个人,让回家拿粮食来换人。可那个年代,家家都闹荒,哪里有粮食?于是土匪就把人全都拉到山下砍了头。当时血啊,都沿着沟流了三天,把周围的土都染红了。后来,没有粮食,土匪就去了别的地方。镇子里活下来的人上山去收尸,尸体太多,于是就统一埋在了镇子的周围。后来镇子上的人怕那座山里死人的怨气太重,所以就在山上建了二郎庙……

听了爷爷讲的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偷偷摸上山去玩了。

过了没有多久,大概在我小学四年级放暑假的时候。我家邻居的水窖由于用的时间比较久了,漏水严重。所以就在自己家屋子后面重新要挖一口。

选好位置,问了时间,请了土地神,太阳当空的时候开始动土。

我和周围的同龄人好奇,全都在围在旁边,看着大人一锹一锹的开始挖。挖到下午,太阳把人影都已经拉的好长,原来地上的人,很多人都已经下到坑里去了,上边就留了两三个。我看着无聊,正想要回家去吃饭,坑下就开始大声嚷嚷了,接着就看到往上运土的大筐里运上来了满满一筐的白骨。坑里的大人们也全都顺着绳子爬了上来,记得比较清楚的,当时有几个人脸色刷白刷白的。

大人们全都坐在坑边,望着那筐骨头。有个人就问邻居还要不要继续挖?邻居没有说话,坐旁边的另一个人骂,挖球子挖,这下边全都这么多,要挖你们挖,说完拍拍屁股上的土,走了。

我好奇,爬在坑边,往下边看了眼。当时太阳已经斜在山边,光线不是很好,但还是看到坑里有好几个地方露出白森森的骨头。我吓的“啊”了声就从土堆上滚了下来就往家里跑。

晚上九点多,老爸从邻居家回来,坐在坑边和老妈说话,老妈就问白天的事。我装着睡觉,但耳朵使劲的听着他们说话。

老爸说白天挖的那个坑,可能是原来山里死的那些人葬下去的地方。老妈又问,那那些骨头怎么办了?老爸说,请了老四(村里的阴阳,看风水的)过来,说是动错了方位,最后又给添了回去。老妈叹着气问,这么弄,不会出啥事儿吧?老爸已经脱了衣服,躺到了炕上,听老妈这样问,就又起来拖着鞋,把门打开,“呸”的往外面吐了口吐沫,上到炕上说,老四说了没有啥事,还让谁谁谁(邻居的名字,时间久了,不记得了)在那里上了香,磕了头,认了错,应该没有事了。

我以为就像老爸说的,真的没事了,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不过,一整个晚上都在做梦,梦里全都是白白的人的骨头……

早上天还没有全亮,就听到老爸穿衣服的声音。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老爸匆匆的已经穿好衣服,和老妈小声的说,好像那个谁家(邻居)出事了,刚刚听到那边好大动静,我去看下,说完就出了门。我听了,也赶紧起床就穿衣服。老妈看到,一把就把我按在被窝里,沉着脸说,睡觉。

这个时候我还哪能再睡的着?趁着老妈不注意,就溜了出去。

邻居的院门口围着好多人,我用着力气使劲往里挤。挤到院子里一看,好几个大人拿着吊水的粗绳追着邻居围着院子到处跑。跑着跑着,邻居猛的转过身来,白眼,呲着牙,伸手“嘶啦”一下就把后边的一个人袖子给撕了下来,站在那里“嘿嘿”的冷笑。站在旁边的大人赶紧小心的把邻居围起来,绳子的一端丢给另一个人,几个人围着邻居绕圈,这才把邻居用绳子卷了起来,抬着进了堂屋。我想跟进去看下,正好被院子里的老爸看到,老爸凶凶的瞪了眼我,张着嘴动了几下,意思是叫我快点回家去。

我撇撇嘴,心里想着邻居是在发疯吗?到家我就和老妈说了刚刚看到的,被老妈一顿骂。

在屋子里等啊等,终于等到老爸回来。想问问邻居怎么了,但是老爸把老妈叫到伙房(厨房)里说话。我躲在门口,就听到老爸说,老四说昨天那些不愿意走,都跟着那谁(邻居)。老妈问,那些东西会不会跑到咱家里来?老爸回答说,老四说埋的那块地正好挨着那谁家的地基,所以只会串着那块,其他家都过不来的。

中午要快吃饭的的时候,邻居的老婆红着眼跑到我家来,低着声和老爸说,老四说要在我家前边立块墙,挡下煞,说要抓紧时间,今天太阳下山前要弄好。等下他叔去帮下忙,行不?老爸说行,三两下就刨的吃完了碗里的饭,跟着一起出去了。

晚上,老爸回来,给老妈说,墙是砌起来了,但不知道这个事儿咋个样,行不行?

就这样,过了快一个月吧,当时我都已经开学上了好几天课。有天中午回去吃饭的时候,看到邻居家门前围着好多人。到家之后没有看到老爸,吃饭的时候感觉老妈脸色沉沉的,也没有敢说话。

晚上回家,看到老爸和老妈在说话。老爸把我叫到旁边说,这段时间,天黑了不要到外面乱跑。我问老爸,中午看到邻居家门口围的好多人,咋了?老爸摸了下我脑袋, 叹着气说,那个谁死了。我又问,昨儿都好好的,今天咋就死了?老爸说,上次挖窖之后,那个谁就得了病,老是想自杀。屋里晚上睡觉她老婆连大门都不敢打开,刀子,剪子全都收起来,就害怕他自杀。可这防着防着,还是防不住,今儿早上五点多一摸炕上没有人。最后人是找到了,但是那谁把自己已经吊在房子后面的梯子上,等把人放下来,脸都已经黑了。哎,这人啊……

从那以后后,每次经过邻居家附近,我总是会感觉到冷嗖嗖的凉风刮在脖子上。

唉,人一世,草一秋!

作者寄语:我是董海,请相信我,我所写的每篇故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绝不虚构!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