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四胞胎同时服役辽宁舰祖父曾是淮海战役挑夫0《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5 16:35:27 阅读: 来源:传感器厂家

四胞胎同时服役辽宁舰:祖父曾是淮海战役挑夫

四胞胎兄弟孙长宇、孙长峰、孙长岭、孙长涛(从右至左)光荣地成为了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上的水兵

四胞胎与奶奶

小时候的四胞胎与父母

近日来,济南民族路九号大院老孙家的四胞胎可成了大红人,原因是孙长宇、孙长峰、孙长岭和孙长涛这4个小伙子全在“辽宁号”航母上当兵。

11月9日下午6时,记者在老孙家采访时,航母“辽宁号”上打来电话,长孙孙长宇叮嘱奶奶说:“明天刮风下雨,天冷您老不要出门了……”奶奶1.5米身高的一个小老太太,顿时像首长一样挺直了腰板,严肃满面地说:“我你别担心啊,关键是搞好你们自己的事情,要认真学习,听首长的话,和比你们大的大哥们打成一片……”

四胞胎,平民百姓家养大一个都得付出全家的努力,试问同时养大4个,会是一个多么艰巨的“工程”?再者,如今参军很难,老孙家的4胞胎孙子怎么就一下子全都登上了航母“辽宁号”?

喜忧参半四胞胎

老孙家不简单,爷爷孙成吉前年去世时86岁,解放战争中曾是挑着扁担、推着独轮车支持解放军打赢淮海战役的挑夫;奶奶王玉铃曾是大字不识一个的童养媳,老两口把这4个同胎问世的孙子辛辛苦苦地拉扯大,刚满17岁就把他们一起送进了部队。爷爷病中说:“都去参军为国家效力吧,进了部队当上兵,我也就放心了。”最后得知4个孙子全去报了名,爷爷才谢世。

孙家祖辈很穷。当年,四胞胎爷爷的爷爷,一根扁担挑着俩儿子,逃荒逃到济南附近的青州府,靠做木匠扎住了脚跟。1945年青州地区第一次解放,那年眼见着就要被饿死时,孙家分到了救命的粮食和田地。

为感激共产党,解放战争打响后,四胞胎的爷爷、24岁的孙成吉应征支前,推着独轮车跟随解放大军,先打潍坊战役,后打淮海战役;那时四胞胎的准奶奶、年方15的王玉铃(孙家的童养媳)在家给解放军做军鞋、烙大饼,俩人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过贡献,堪称拥军支前的模范。

解放后,孙成吉进济南城,在一家铁路医院当管理员,数年后和从8岁起就进孙家的王玉铃成婚,住进济南南郊一间被称作是“窑洞”的房子。孙家喜欢男孩儿,但却一连3个生养的全是女孩儿,直至三闺女8岁时,孙家才添了一名男丁,即四胞胎的父亲孙建民,这时孙成吉已经年近4旬。孙成吉非常疼爱这个儿子,孙建民16岁时,就因转年将要废除“子女顶替父母工作”的政策,孙成吉提前好多年退休,把工作让给了儿子。

退休后,孙成吉没什么事儿干,一年年地等着抱孙子。

1991年,儿媳苏立新顺产一个健壮的大胖小子,七斤八两重。孙家美极了,岂料乐极生悲,第二天奶奶王玉铃正煮着鸡蛋准备发放给前来道喜的亲朋好友时,突然有人报来噩耗,说是孩子“没了”!不知什么原因,那天婴儿护理室里同时夭折一男一女俩婴儿。

孙家就像是挨了闷棍,一时缓不过神来。尽管爷爷奶奶劝慰儿媳说:“是儿不死,是财不散。认头吧,别太难过了。”儿媳苏立新还是伤心过度,像是患了今日所说的抑郁症,没事儿就哭,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公婆急了,说这样哪行?孩子没了,别再搭上大人,赶紧看病去。

家人给找了一位老中医,30服中药喝下去后,一日老中医给苏立新把脉,欣喜告诉她说:“你有喜了。”

那天儿媳笑眯眯地回家,婆婆奇怪:这孩子一年多了没笑过,今儿是咋地了?原来是儿媳怀孕了。公婆一听非常高兴,因为这可冲淡了儿媳的那块心病。

岂料没过几天,孙家公婆的心再次提起来,原因是儿媳去医院照B超,大夫说不仅是喜,而且是个三胞胎。一听三胞胎,儿媳苏立新,一副高兴的样子,想这可能是上天补偿我?

公婆反倒紧张起来,那年头儿双胞胎都罕见,三胞胎他们从未听说过,就想那三个胎儿一起长,对母体会是多大的伤害?同时也嘀咕:这吃了中药怀上的孩子,别再有什么毛病吧?

孙家公婆尽管盼孙儿心切,但他们善良,放心不下儿媳的安危。婆婆这样劝儿媳:“这事儿有点悬,你个人决定吧,问你自己是否承受得了?”儿媳的回答是:“是孩子,我就不放弃。”

怀孕到5个月时,儿媳腹部鼓胀得出奇,公婆不放心,催儿媳再去复查一次。这回一查,就连苏立新都震惊:B超显示告诉她胎儿不是仨,而是四个!

回家后,公婆一听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儿,惊问怎又多出一个来,上回检查时他在哪?儿媳说,大夫解释,第四个被上面那三个蹬到脚底下了,所以大夫们上次检查时没看见。得,木已成舟,什么退路也没了,孙家紧张得如履薄冰。

儿媳成为重大保护对象。怀孕至7个月,孙家送儿媳住进山东省立医院。到第9个月,苏立新已无法站立,她丈夫孙建民终日陪护在床前。

1993年2月14日,剖宫产,4个可爱的男婴一起问世。手术还算顺利,只是四兄弟个个“缺斤短两”,老大4斤8两,老二4斤3两,老三4斤5两,老四才仅3斤9两。而即使是这样,4个小家伙也已掏尽了母亲身上的营养,苏立新健康体系已近崩溃的边缘。

母子平安,4个孙子个个存活,老孙夫妇谢天谢地。岂料医生警告说,日后若无强大的营养和精致的护理,母子平安会是暂时的现象,弄不好鸡飞蛋打。夫妇俩顿时又紧张得要命,意识到万里长征这才刚刚迈出了第一步。

艰难养育四兄弟

老孙家喜获四胞胎,而且个个是男儿,消息传遍济南城,多少人羡慕和惊叹!然而老孙家却乱了营,喜悦的心情有,紧张的心情更是无时不在,四兄弟个头儿太小,捧手里单薄得像小猫一样。

直至今日,一想起那段惊险的时光,79岁老奶奶王玉铃仍是大摇其头,说是不堪回首。她回忆说,想当年,4个孙子接回家,谁来照看他们?儿媳虚弱得如同重病在身,卧床不起;儿子孙建民忙里忙外,忙得胡子老长没有时间刮,再说他从小被母亲和姐姐们娇惯从没干过家务,怎会照料婴儿?

爷爷孙成吉更是帮不上什么忙,一听医生说产后妇婴必须要有强大的营养作后盾,70岁的人了便去“补差”给4个孙子挣钱,一天工作下来哪里还有照看孙儿的气力?喂养4个婴儿的重任就全都落在了奶奶的身上,而那年,奶奶王玉铃也已是年过六旬的老人。

奶奶王玉铃曾是农村一个大字不识的童养媳,日后却像首长一样动员起整个家族的力量,打响一场旷日持久的育孙“保卫战”。

3个姑姑和姑父轮流回娘家当义工,亲戚家两个女孩儿也被请来帮助抱孩子,但一到晚上,护婴的主力就只剩下了奶奶王玉铃。那时房子也特别窄小,夜晚分配给奶奶和4个孙儿的空间只能是一张钢丝床。

钢丝床当中凹下去一块,奶奶把4个孙子分放在钢丝床两侧,头全朝向外端,自己蜷曲成一团,卧在钢丝床当中的洼儿里。

或许是因喂奶时间相同,宝贝们一尿全尿,有的尿到奶奶身上,奶奶就得起来,换好自己的衣服,再挨个喂奶给4个孙子,几轮折腾下来,哪里还有奶奶睡觉的时间?特别是孩子5个月大的时候,突然集体发烧、肺炎,全都住进了医院,奶奶黑白儿提心吊胆地守护在病房,累得没了人样儿。半年下来,奶奶满头白发,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年。

那时老孙家有几大奇观。一是婴儿使用的尿布多,几百块,一串串晾晒起来像万国旗,洗尿布愣是使坏了一台洗衣机。

二是玻璃奶瓶多,喝水的,喂奶的,数十个奶瓶摆得小屋里到处都是。母亲身上的营养被他们掏了个干净,没奶,小家伙们靠鲜牛奶活命,一天30袋,一煮就是小半锅,经常晚上没奶了,急得父亲孙建民半夜去砸济南乳品厂的大门去买。

还好,精心护理下,4个孙儿一天天长大,而且越长越结实,但也越来越顽皮。孙家藏有一张黑白照,照片上院子里晒着一大盆水,4个脱得精光的小子争先恐后地要往盆里跑。奶奶说就这样,小时干什么四兄弟都要抢,洗个澡都得好几个人合作,有人管脱衣服,有人管洗澡,还得有人负责洗后抱着,不然放地上一跑,转眼间又会脏得跟没洗似的。

辛苦,非常辛苦,但老孙夫妇俩却乐此不疲。爷爷孙成吉“离休”,养老金不低,但都贴给4个孙子了,日子过得清苦他愿意。老孙夫妇俩也有特牛的时候,那就是他们推着4个孙子外出遛弯儿——一辆大轮的童车里,挤满四胞胎,在这独生子女的世界,走到哪,他们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赢得无数羡慕的眼光,被人围观和赞叹。每当这时,苦头吃尽的爷爷奶奶豪气冲天。

报名参军齐上阵

养育四胞胎,开销太大,人家一个孩子的花费,到老孙家就得乘上4倍。比如4个孩子的托儿费,其父孙建民每月工资全部交上还不够。于是还要搭上爷爷的退休金和姑姑等亲友的赞助。

钱紧,四胞胎的父亲孙建民从未中断过工作(原济南铁路医院工人),其母苏立新身体康复一些后也得赶紧去上班(济南机床一厂工人)。但如此一来,奶奶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她日夜寸步不离地看着4个孙儿,心血全部倾注在孙儿们的身上。爷爷心疼老伴儿,孩子两岁半时他不再去“补差”,回家和老伴儿一起专职照看孙子,一直到4个孙子16岁中学毕业。

16年,哺育孙儿们的工作爷爷奶奶分工各有侧重。奶奶负责孙儿们身体上的茁壮成长,天天忙乎着伙食上的营养。孙儿们一天天长大,饭桌上一趴你争我抢的饭量也跟着往上长,后来奶奶每天要做很多的饭,比如大饼要烙一大摞;馒头要蒸上下屉;一说吃饺子,奶奶要忙上一整天。如今,哥儿四个结结实实地站在那儿,若说他们生下来时体重三四斤,谁听也不信。

爷爷负责孙儿们政治思想上的健康成长,惯用的方式就是讲故事,讲解放军如何打仗,讲他当年怎样跟着一起上前线。爷爷讲这些孙儿们信服,因为爷爷告诉他们好多故事都是爷爷亲眼所见。等孙儿们再大一点,爷爷又讲孔融让梨,讲雷锋等故事,教四兄弟如何学会谦虚礼让和助人为乐,再就是要求孙儿们做人一定要忠实,不许说瞎话,不许弄虚作假,更不许见钱眼开,看着人家的东西眼馋。

在爷爷奶奶的教育下,四兄弟非常懂事,在外从不惹是生非,更不仗势欺人去打群架。奶奶记忆中,只有老二上初中时和同学相互调皮时逗急了眼,被对方用水瓶砸破过头皮,此外再没有过因打斗被请家长的事件。

同时四兄弟之间也很谦让,争吵的时候有,惹出麻烦相互推卸责任的现象有,却极少动手打架。尤其老大,他大过弟兄们的“年龄”也就一两分钟,却蛮有大哥的风范。

说来也怪,一胎下来,四兄弟身材、长相并非特别相像,性格、爱好也有差异。小时没有话语权时,四兄弟服饰全都一样,一上小学,再买衣服就有了各自的选择。但他们喜欢抱团儿,办事同出同行,鲜有分开的时候。

譬如说初中毕业之后的选择,考虑到将来4个孩子假若全考大学的话,经济方面会有困难,就想让其中的两个报考山东省济南商贸旅游学校。岂料一到校长那儿,校长说:“你家不是有4个吗?怎么才来了俩?”

听说其余两个另有打算,且有经济的原因,校长说:“别,让那俩也来吧,学费问题咱第一年全免。”结果四弟兄全都进了那所学校。

老孙家育子与众不同。很多人家不切实际地望子成龙,老孙家只求4个孙儿结结实实地平安长大,再就是做人正直和诚实。尤其爷爷孙成吉,看社会上很多孩子娇生惯养,长大后讲吃讲喝,抽烟喝酒蓄长发,担心自家的孙子也变成那样,于是很早就想让孙子们到部队去锻炼一下。

2010年秋,四兄弟17岁,到了能够认真考虑个人前途的时候。四兄弟当时学的是旅游专业,校方也曾许诺过会给介绍一个好工作,比如进接待国家领导人级别的国有宾馆,待遇多半错不了。

但四兄弟心有不甘,总想干些更有分量的事情。这时爷爷孙成吉86岁,重病缠身,自知时日不多,他把4个孙儿叫到床前,说:“参军吧,你们进了部队当上兵,我就放心了,跟党走才能不学坏。再说是男儿就应报效国家。”

这话哥四个记下了,自小到大他们最听爷爷的话,于是作出了投笔从戎的决定。数日之后爷爷病逝,料理完爷爷的后事,2010年9月27日,哥四个即去武装部报名参军。

孙家四个航母兵

然而参军入伍谈何容易?四兄弟听说现在参军难着呢,有些胆怯。奶奶鼓励他们说:“怕什么?去闯一下呗。”

哥四个去报名,而且是要报考海军——小时他们跟父母去青岛海边看到过军舰,海军那漂亮的军服从那时起就深深地迷住了他们。武装部工作人员说:“欢迎参军,可惜名额有限,只能说是给你们试试。”

此事渺茫,四兄弟不抱希望。不想消息很快传来,哥四个都可以去体检。原来,征兵部门的领导非常欣赏四胞胎兄弟集体报名参军的精神,这说明军队具有很强的感召力,因此破格接受他们的报名。

检查时,一名军官特意找到他们,问:“你们4个都想当兵吗?”哥四个说“是”。那军官说:“好,只要体检能过,我就帮你们实现自己的愿望。”美得哥四个回家跟奶奶报喜。

2010年12月16日,哥四个一起穿上了军装。爹妈高兴,奶奶更高兴,一想起这4个威武雄壮的战士是被自己一手养大的,老太太自豪得要命。她跟孙子们照相,完事还要带着孙子们去爷爷的墓地上照相,激动地告诉老伴儿说“老头子放心吧,孙子们已实现了你的遗愿”。

送孙子们出发那天,老太太站在火车站月台上,强忍着不掉一滴眼泪。可一回到家里,空荡荡的房间让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她把四朵硕大的光荣花往饭桌上一摆,“呜呜”地哭起来,一哭就是两小时。

哥四个进海军蚌埠士官学校接受培训。选择专业时,老大孙长宇选择了水下“声呐探测”;老三孙长岭选择了“舰艇指控”; 老二孙长峰、老四孙长涛选择了空中“电子对抗”。

培训结束后,按常规他们将被分配到不同的舰艇上。这时正赶上海军开始选拔首批到航母“辽宁号”上服役的士兵。上航母,多少海军战士的梦想?

孙家四兄弟不用商量,争先填报了想上航母服役的志愿。哥四个知道,此事希望不大,且不说上航母要经教官推荐、校内选拔和高层考核等道道难关,部队也一向有不让亲属在同一单位工作的规则。岂料好运再次降到他们头上,哥四个全被批准上航母,成了中国第一代的航母舰艇兵。

消息传来,老孙家甭提多高兴。奶奶王玉铃说,他们爷爷要是知道了这事儿该多好啊,60年前他拥军支前,60年后他一手培养起来的4个孩子又一起登上了航母。

同时还让奶奶高兴的是,4个孙儿无时不在牵挂着她,经常在航母上给她打电话,叮嘱她注意身体,注意天气,她最爱听的一句话是:“奶奶啊,我想你。”每逢这时,老太太就爱拿出老伴儿的遗照看,拿出和4个孙儿的合影看,一看就觉得她和老伴儿的这一辈子真是没有白活。

nk免疫细胞疗法

癌症免疫疗法的副作用

干细胞注射有什么作用

相关阅读